首页 日韩篮球赛 智利建筑 俄罗斯文物 尼泊尔经济 叙利亚军舰 坦桑尼亚景区 英国汽车巴基斯坦足球 法国军事 坦桑尼亚新闻 加拿大明星 智利科学水果奶奶论坛热门电影麻城网站目录天天特价网贷平台教育免费试用

绿茵老友记一写六十年

记者:admin 时间:2019-11-02 21:35  来源:未知
相关阅读尼泊尔经济】:专访尼泊尔驻华大使:中国持
智利科学】:来自智利的一家人 他们觉得瓷
俄罗斯文物】:中国流失到日本的十大国宝级
智利建筑】:【安全动态】肯尼亚埃塞俄比
叙利亚军舰】:北岛:午夜之门天涯·温故

  

绿茵老友记一写六十年

  如今活跃在青岛老年足球圈的“大龄青年”们,大多数都来自于当年各行各业组建的业余足球队,也有从专业队下来的老将。他们从少年时期便在一起踢球,彼此间的友谊经过五六十年都没变过。“常年这么踢其实并不觉得累,到时间不踢反倒会吃不下饭。”王家樑说,正因为平时坚持锻炼,身体协调性会变好,各方面机能衰退得也比较慢。本届“杨昌杯”,年逾古稀的参赛者比例颇高。杨臣书是本届“杨昌杯”年龄最大的参赛者,出生于1940年的他今年已经79岁高龄。

  席间,王家樑提议以纪念杨昌为青岛足球所做贡献为目的,在青岛举办一项老年足球赛。经过一段时间的筹备,首届“杨昌杯”老年足球精英赛于2005年打响。“当时共有6支队伍参赛,包括4支青岛本地球队和八一、大连元老队,其中大部分参赛者至今还活跃在‘杨昌杯’的赛场上。”王家樑介绍,2017年秋,他们又创办了“联谊会杯”老年足球邀请赛。“当时很多人反映每年只有一场比赛踢不过瘾,现在我们在上半年有‘杨昌杯’,下半年有‘联谊会杯’,然后还会参加中国‘中华长寿杯’足球赛,老头们这下可以踢得尽兴了。”

  “杨昌杯”今年已经举办到第十四届了,是青岛最高水平的老年足球赛事之一。说起这项赛事最初创办的契机,王家樑记忆犹新。1999年,已经50岁的王家樑在经历了当兵、创业、出国等人生阶段后,重新回到家乡青岛定居。一切安顿好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返“组织”,加入了当时青岛仅有的一支元老足球队。2004年,他们与一家企业足球队约了场球,赛后聚餐的过程中,大家偶然间聊起了被誉为“青岛足球教父”的杨昌。他是建国后青岛第一位青少年足球教练,曾培养出包括青岛第一位国脚赵书田、名宿刘国江等在内的一大批足球运动员。当时担任青岛元老足球队主教练的杨臣书,也曾是杨昌的弟子。

  不可否认,中老年足球赛事的促成之路并不平顺。即使一支球队日常的训练、比赛花销并不太大,但对于一帮退休老人而言,解决起来也并非易事。这么多年来,王家樑靠着四处拉赞助来维持球队运营,数额早已达五六百万元之巨。甚至有些时候,谈好的赞助在临近大赛前“泡汤”,王家樑只得自掏腰包带领球队出征。起初,大家并不能理解他这样做的意图,甚至有人会从阴谋论的角度看待他所做的一切,“他无非是想要名和利罢了。”面对外界质疑的声音,王家樑总是坦然地回应,“既然选择了把足球当成一生所爱,就该不计后果、不问前程地去付出。当然,我也的确获得了我想要的东西,比如健康和友谊。”

  1949年出生的王家樑,今年已经年满70岁。然而,找赞助商筹集比赛资金,联络球队报名,谈场地、请裁判、编赛程,这些繁杂的工作全都由他亲力亲为,这份体力和精力绝对是大部分同龄人所不能及的。“我希望大家只要拎着包到球场来,开开心心地踢

  1965年,16岁的王家樑跨年龄组加入了青岛青年U19足球队,并在第二年参加了全省比赛。按照计划,那年秋天他将成为山东省队的一员,不料文革爆发导致青岛队被迫解散。专业道路走不通,王家樑转而加入了当时在青岛业余足球圈十分活跃的山东外贸足球队。1967年,山东外贸足球队两次与山东省队在青岛打比赛,山东外贸足球队取得一胜一平,王家樑在两场比赛中全部取得进球。“如果没有1966年的那次变故,我的足球路应该可以走得更远。”此生无缘成为一名国脚,这是王家樑内心深处的遗憾。

  在本该颐养天年、含饴弄孙的年纪,王家樑却选择与自己喜欢了60年的足球为伴,与一帮认识了半个多世纪的老球友为伴。他创办“杨昌杯”青岛老年足球赛14载,组织青岛元老队在全国比赛中取得佳绩,年逾古稀仍在为了让别人开心踢球而忙前忙后。有人问他做这些事究竟图什么?王家樑说,我们这个年代的人,喜欢一件事就是一辈子。

  相较于热闹非凡的职业足球和蓬勃发展的校园足球,老年足球多少带着些“夕阳”的味道。“说实话,有时候脑子里会突然闪过放弃的念头。”王家樑坦言,筹备比赛时的繁忙、协调各方关系时的压力都曾让他想过撒手不干。“但内心还是舍不得这些老伙计,大家每年就像盼过年一样盼着一起踢球,还有很多刚刚达到参赛年龄的‘年轻人’想要加入进来。”不过,步入古稀之年的王家樑有时也会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如果有一天我的精力跟不上了,希望有人可以把青岛老年足球这项事业传承下去。”本版撰稿青岛晚报/掌上青岛/青网记者臧婷

  那个年代,青岛的足球氛围已经相当浓厚了。“青岛不愧是‘足球之城’,工人文化宫、第二体育场、天泰跑马场,踢球的场地多、人也多。马路边也有许多人在踢野球,两个书包垒一个球门,不踢到天黑不回家。现在的孩子只能从书本上了解到当年的情景,而我们却亲历了这段往事。”王家樑笑着说,“通过踢球,我交到了许多一辈子的好朋友。现在大家聚在一起除了吃吃喝喝,就是回忆过去踢球的时光。”

  记者在天泰体育场外场见到王家樑时,他正坐在场边与刚刚结束比赛的队友做复盘分析,中间还不忘提醒其他队友赶紧把汗擦干,不要着凉。之后,他又去跟其他队伍确定了第二天比赛的时间。在不同场地之间穿行时,王家樑的眼睛时刻盯着场上正在比赛的队伍。看到有人做了比较危险的冲撞动作,他立刻停住脚步观察两拨人的情绪,嘴里喃喃自语,“这个动作有点坏,裁判该掏牌了,要控制情绪。”尽管当天只踢了20分钟比赛,但王家樑衣服上的汗渍一直没干过。

  虽然青岛的职业足球在最近几年暂时陷入低谷,但在中老年足球领域,青岛常年稳居国内头把交椅。此前,青岛队曾在”中华长寿杯“65岁以上组创造过五连冠的霸业。2017年,两支青岛球队会师60岁以上组决赛,创下了赛会纪录。除了为中老年足球事业悉心奔走,王家樑也不吝为青岛的青少年足球发展出钱出力。自1992年起,他创办的“家梁杯”青岛市少儿足球俱乐部比赛一搞就是15届。这项赛事一直是青岛城市足球“三级”赛事体系中的重要一环,于大宝、李本舰、王永珀等青岛籍国字号球员,都曾在“家梁杯”上有过精彩表现。

  早上6时起床,到附近的菜市场采购一大批海鲜、蔬菜、水果送到自家饭店;然后早饭都来不及吃一口便赶到球场,协调每块场地上的对阵双方和裁判人选;上午的比赛结束后,召集队友到饭店聚个餐,顺便分配接下来几天的比赛安排;晚上回到家,用纸笔一一列出第二天要做的每件事,才能安心地躺下睡觉——这是王家樑在“杨昌杯”比赛期间一天的行程。这段时间,他经常累到本想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结果一两个小时后才从睡梦中醒来。原本报了名打算上场比赛的他,常常因为处理场外琐事太费精力而没心情踢球。“我天生就是个操劳命。”王家樑自嘲道。

  王家樑把大部分时间都用来服务“杨昌杯”的参赛者们了,其实他比所有参赛者们都更想要上场踢球,足球对于他来说是一个曾经被迫放弃、如今至老不忘的梦想。王家樑从小身体条件就比同龄人出众,小学五年级参加青岛市小会,他的400米跑成绩已经达到了专业等级,还拿过投掷项目的青岛市冠军。当时,项目的专业队争相邀请他加入,包括山东省五项全能队。可是,从小性格外向、喜欢集体生活的王家樑一心只喜欢足球,10岁时他毫不犹豫地加入了体校少年足球队。

.
【编辑:admin】
阅读推荐